政协委员朱征夫:废止收容教育是法治发展趋势

(原標題:政協委員朱征夫:廢止收容教育是法治發展趨勢)


3月1日,友誼賓館,全國政協委員朱征夫。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3月1日下午,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剛亮相委員駐地友誼賓館,就被記者團團圍住,問題都聚焦在瞭“收容教育制度廢止”上。

在去年3月的全國兩會上,朱征夫提出提案,要對收容教育制度進行合憲性審查,備受輿論關註。去年1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此答復稱,將適時廢止收容教育制度。

從2008年起擔任全國政協委員至今的11年間,朱征夫已提出70多件提案,他也被稱為“提案大戶”。“政協委員要用好自己的話語權,作為法律人,要對歷史負責任。”朱征夫委員說。

履職經歷 多次提案建議廢止收容教育

收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答復函,是在2019年的第一個工作日。“雖然已經提前知道瞭消息,但還是比較激動。因為這是歷年全國政協提案中,首次針對合憲性審查的提案。”

收容教育制度從1991年延續至今。但在朱征夫看來,收容教育制度和勞動教養制度一樣,是由公安機關通過行政行為來長時間限制人身自由,沒有經過任何審判程序,有失程序公正,與憲法精神及《立法法》不符。

為廢除勞動教養制度,從2003年開始,朱征夫就曾聯合廣東省幾個政協委員為此呼籲。從廣東省政協委員到全國政協委員,身份變瞭,但他始終抓住這個問題不放。

最終,勞動教養制度在2013年被廢除。

隨後,他將關註焦點轉移到瞭收容教育制度上。在去年提案中,他提出要“對收容教育制度進行合憲性審查,就是希望人大常委會對收容教育制度進行重新審視,從它是否與憲法沖突、是否符合《立法法》規定、是否跟其他法律規定相統一的角度進行審查。如果存在這些問題,在這個基礎上對它進行廢除處理”。

去年1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向朱征夫發送瞭提案答復函。答復函稱,“收到提案後,我們會同有關部門開展瞭聯合調研,瞭解收容教育制度實施情況,召開座談會聽取意見。”“近年來,收容教育措施的運用在逐年減少,收容教育人數明顯下降,有些地方已經停止執行。通過調研論證,各有關方面對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經形成共識,啟動廢止工作的時機已經成熟。”

同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向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報告2018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時對此作瞭說明。

“當時很高興,畢竟呼籲瞭那麼長時間。今年有望廢止收容教育制度,這是法治和人權發展的趨勢。”朱征夫說。

今年提案 “遏制對企業傢選擇性執法”

今年全國兩會,朱征夫又將關註焦點放到瞭保護民營企業傢合法權益和刑事案件二審法律適用上,“這兩個提案都是我日常工作時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近年來,中央和最高司法機關出臺瞭各種保護民營企業傢的政策和指導意見。民企產權為何保護不力?朱征夫剖析瞭多層次原因,“公權力不受約束是根源,通過公權力謀取財產利益是誘因,一些地方政府和司法機關選擇性執法和逐利性執法是主要表現形式。”

在他看來,要根治以刑事手段幹預經濟糾紛、通過羈押逼使企業傢就范、不當利用司法權掠奪民財等問題,必須圍繞“規范司法權,切斷利益鏈”的目標找措施、想辦法。

對此,朱征夫提出瞭“在刑事強制措施中更廣泛地適用取保候審”“嚴格執行行賄犯罪的認定標準”“案件偵查不牽連企業傢的傢屬子女”等六項舉措。

談及“案件偵查不牽連企業傢的傢屬子女”,朱征夫對記者表示,“有些做法我覺得不妥當,當然也不排除傢屬、子女可能會構成共同犯罪,但對共同犯罪的認定要嚴格規范,並設置適當程序加以監督。”

朱征夫說,“建議並非是為民營企業傢網開一面,讓他們享有法律上的特權。如果選擇性、逐利性執法得不到遏制,企業傢群體就容易受到司法權濫用的傷害,所以上述建議應當從企業傢涉及的經濟犯罪案件先行嘗試,在條件成熟以後逐步推廣,適用於普通公民涉及的經濟犯罪。”

開庭審理是人民法院依法審理案件的一般原則,也是實現審判公平正義、樹立司法公信和法律權威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形式要件。但朱征夫指出,目前,對於刑事案件的二審,絕大部分法院都是以不開庭審理為原則,開庭審理為例外。與此同時,對於民事案件的二審,卻是以開庭審理為原則,不開庭審理為例外,甚至將二審開庭率作為法院工作的一項考核指標。

“這就造成瞭主要標的為財產民事案件的二審基本全部都開庭審理、而涉及人身自由的刑事案件的二審卻大部分以書面審理的奇怪現象。”朱征夫表示,雖然書面審理可以降低風險、節約司法資源,在目前法院案多人少的現實情況下可以大幅提高審判效率,但是缺少瞭當庭質證、辯論環節,既不利於二審合議庭查明事實,也變相剝奪瞭被告人在二審程序中的辯護權利,不利於防止冤錯案件的發生和保護司法人權。

朱征夫由此建議,要明確規定刑事案件二審應當以開庭審理為原則,嚴格限制不開庭審理的適用。

履職感想 “積極履職豐富中國民主實踐”

作為連續三屆全國政協委員,有媒體稱其為“提案大戶”。朱征夫笑著說,“媒體對我有各種各樣的說法,甚至有各種各樣的稱呼,也給我起瞭各種各樣的綽號,我不是特別關註。”

“我主要關註怎麼把話語權利用好,作為法律人,要對歷史負責任。”朱征夫是法律專業出身,他認為應該發揮自己的專業優勢。

“如果你自己不去講這些事,指望別人講是不現實的。”朱征夫說,“政協委員參政議政,要積極為法治建設、人權保護建言謀策,通過積極履職來豐富中國的民主實踐,特別是協商民主的實踐。”

11年來,朱征夫提出70多件提案,很多涉及制度性問題,但通過建言資政、積極呼籲,像廢除勞動教養制度一樣獲得制度性突破的並不多見。

“制度的改變和進步需要一個過程,大傢認識問題的過程會很漫長。作為政協委員,履職要有激情,同時也要有耐心。”朱征夫說。

个人介绍

网址:

介绍:政协委员朱征夫:废止收容教育是法治发展趋势,政协,提案,二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院

合作联系

邮箱:

电话:4008-888-888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